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艳遇

艳遇 - 艳遇
我是阿健,21岁,大学生,自个儿人在忙碌的台北唸书,家住高雄。由于忙着学校课业,所以一直没有时间交个女朋友,因此对于性的幻想与需求相对也非常大,常常看着网

路上充斥着的色情自己一个人发洩,更是好几次偷打色情电话寻求慰藉,但结果都不好。记得有一次,看着网路上的送茶服务,居然精虫冲脑的用锁码打了电话,即使知道我

绝对不会花钱在这种事情上。那天下午室友都不在,租屋处只剩下寂寞难耐的我,我只是好奇,原本觉得对方应该会因为锁码电话而不予理会,但流程却轻鬆的通过。那难熬

的几十分钟,我一直担心是不是拨了高费率通话。

-:「叮叮叮 ─」


  门铃响了,但我却害怕得不敢应门。我在大家眼里是一位非常正直的人,但人总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在我分裂着拨了电话后,恢复了理智,看着自己做错事的后果,紧

张的躲在窗户旁看着楼下的女人。她带着一付太阳眼镜,留了头披肩大长髮,穿着非常阳光,白皙的双腿连我在四楼都看的入迷,可惜我没打算承认我有叫她来。没多久,女

人生气的离开,而我也因此事懊悔好几个星期。
  就是如此,我只是一位有色心无色胆的平凡大学生,对于第一次性爱有着无限的嚮往...,直到那个週末。


  礼拜四晚上,突然接到家里的电话,要我在忙的要死的期末考前夕,回去吃婚宴,虽然是三推四辞,但终究还是听了家里的话,买了礼拜五距离下课时间最早的高铁票。

一回到左营站,我又马上排队,买了隔天最早的车票,配合学生票优惠,真的是省了不少荷包!只是心里还是无奈,考试前读书的大好週末,就这样被这突然的行程给打乱了

节奏。虽然当天晚上还是吃的尽兴;是说,几乎忘了隔天一早还要回台北读书,把握考前最后的週末时间。


-:「那我就去搭车搂!下礼拜考完试就回来啦!」

  和家里的人道过再见后,我便急忙的往月台移动,也不是赶不上,只是,昨天晚上太晚睡,今天早上又太早起,让我脑子里想的都是赶紧上车睡觉,毕竟一睡就可以睡到

台北,将近两个小时,是该补补眠,为我一天的读书行程补充点体力。
  在车上,我几乎熟睡,我坐在只有两个座位相连的那边,靠窗,是说,一早的太阳让我一上车就把窗帘拉了下来,只留下不到三分之一的玻璃窗。经过台南与嘉义站,我

几乎都没察觉身边有人入座,直到台中站。我眼睛没睁开,但浓郁的香水味却把我唤醒,是那种闻了会让人头晕的香水味,我勉强撑开沉重的眼皮,朦胧中,用眼角余光扫描

到坐在我身旁的乘客,哇!我真想正襟危坐,虽然没看到脸庞,但旁边的女人长髮盖在胸前,依然明显的看出胸部突出的弧度,一身桃红紧身T恤,虽然披着深蓝色小外套,

但领口处还是可以看见深深的乳沟,只可惜她没有穿辣死人的小短裤,而是穿了条白色的紧身长裤。




  即使我很想马上醒来装模作样,顺便饱饱眼福,但我真的摆脱不了瞌睡虫,再度阖上眼睛,脑子里想像着隔壁女乘客的样貌,渐渐的睡着。只是,因为那持续扑鼻而来的

浓郁香水味,让我一直没有熟睡,偶尔我也会睁开眼,都只看见她在滑着手机。


  就这样一路开到桃园,终于睡饱了,我冷静的醒来,旁边的乘客没有换人,依旧刺鼻的香水味打扰了我半个多小时。我三不五时的就会偷偷看她,而她滑着手机,似乎没

有注意到我在偷看她。这次我看的更清楚了,我大胆猜测旁边的这位小姐应该已经进入轻熟女阶段,上了妆、贴了假睫毛,看的出来比我大上许多,而我只是偷看着。这小姐

的腿相当修长,大腿的部位完全没有因为坐着摊出累赘的大腿肉,而小腿的曲线相当漂亮,脚踩淑女风平底鞋。
  列车往板桥的路上,我都在观察她,而她有时候会转过来看我,我则尴尬的迴避,装做看向三人座的那边,儘管那里只有一个正在睡觉的阿伯。但我跟她对眼的时候,她

也会马上把视线挪回手机萤幕上,感觉很奇妙,好像是...暧昧中的男女。这下子我更好奇了,好奇她的年龄、她的身分、她的家事背景,还有,她的目的地以及她搭这幺早

的班车要做什幺。


-:「本列车即将抵达,板桥....」

  被突如其来的广播吓了一小跳,对面三人座的阿伯醒来,也要下车了,而这位小姐还是没动静,看来她和我一样要搭到终点站台北,只是,她终于把手机放回包包。阿伯

下车后,她和我一样看着三人座的那面窗,而我却不时的偷偷看向她的胸前,想一探那黑色深沟里的秘密。列车继续移动,进入地下化后的高铁,玻璃窗户因为外面的漆黑而

变成了一面镜子,当我望着她的胸部快出神时,我突然回神,看到窗户反射的她,似乎在看着我,我打了个冷颤,好像被发现了。我马上转正头,斜眼看往我身旁的这面窗,

即使窗户仅有不到三分之一的玻璃。这时,小姐也看向我这面窗,突然她的举动划破了尴尬的寂静...


-:「可以..把这个拉上去吗?」 她轻拍我的肩膀说。
-:「当然阿!」


  我回答的非常自然,只是我感觉到,她似乎在装可爱,跟我讲完话还害羞的低了低头。我开始固作镇定,把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乱滑,是漫无目标的那种乱滑。我察觉到

她看着我在滑手机,于是我停止我愚蠢的动作,希望她没有看出来。接着我看了看她,她注视着我的眼睛,我终于清楚看见她的正脸,其实她长的满清秀的,但因为假睫毛跟

眼线的关係,让人家感觉风尘味比较重,或是说台味十足。


-:「你是学生吗?」
-:「嗯,大学生,三年级了。」
-:「三年级是...」 她望向车顶,似乎在思考着什幺。
-:「21岁。」
-:「哦.. 好年轻哦,跟我堂弟一样。」


  我居然和她聊起天了,其实我根本不在乎她堂弟是谁,我只想知道,为何她要主动找我聊天,还不时的装着可爱,我也不知道我打哪儿来的勇气,也和她耍起幽默。


-:「会吗?你看起来也不老阿,呵呵。」
-:「哪有,你怎幺会这种时间搭车阿?大学生不是都礼拜日晚一点的时间才坐车吗?」
-:「有急事临时回家,要赶回台北準备考试..」
-:「考试...?」
-:「嗯,期末考。」


  我才想问她为何这种时间搭车、哪里人、几岁,但问题愈想愈多,于是我没问。


-:「本列车即将抵达终点站,台北....」


  我装模作样的开了脚边的包包,双手在包包里面乱摸一通后,再将包包关上,意思是在整理东西準备下车,而她再度把手机拿出来滑。她在用脸书。我本来想趁势问问她

在忙什幺,但她看着手机萤幕发笑,害我又忍了下来。每次到了台北,明明还要一阵子车才会停,但大家总是很早就从座位起身来排队準备下车,那小姐东张西望,好像在犹

豫要不要站起来了,而我则是淡定的坐在座位上,看着她。她起身前看到我在看她,我们俩互看了一下,她对我微笑后即起身。这种时候我下面居然有点硬,推测是因为刚睡

醒没多久,再加上我一直对那位小姐胡思乱想所导致。幸亏我穿着算是紧身的长裤,勉强压住了牠。
  我顺势跟了上去,排在那位小姐后头,她浓郁的香水味还是飘了过来,她只提着一个小肩包,她站起来后,我才发现她的臀部也相当的俏,看起来相当好看,因为我后面

也有人,所以我大胆的故意站离她近一点,接着我似乎吃到熊心豹子胆,再向前走了一小步,几乎要贴在那小姐的背后,而且,我硬硬的东西正好在她臀部后方!
  小家伙还没消,那位小姐把头髮往前拨,我看着她白皙的脖子,有点出神;突然!那位小姐作出要弯腰的动作,我吓了一跳,因为我根本没地方后退,就这样,我很冷静

的站在原地,而她...嘟起来的俏臀,我敢说应该是股沟的部位,就这样不偏不倚的撞到我压抑在裤子里的棒子!那一瞬间,我差点升天,而她也立即停止继续弯腰,站直了

身,头也不回,一动也不动,天阿,尴尬极了!但....真爽。


  我不确定她弯腰是为了什幺,但她没回头,我也没说什幺,我们一起离开车门,她走在我前面,但走的不快,我想说和她的缘分就到此结束了,还是一心一意的想说要赶

回去开始唸书,于是我加快脚步,没两下子就越过她了。但我心里想不通,她弯腰的目的,害我一直心生怀疑,或说,我甚至觉得她是在对我性暗示,可能是我自己A片看太

多了吧。于是我放慢脚步,有一种故意等她的感觉,也确实,她又慢慢走近我。眼看她已经跟我并行了,我转过去看她,她也看了看我,对我微笑,似乎当刚刚在车上的事完

全没发生过一样,她开口问。


-:「我要去台北车站过三站,要从哪里搭捷运呀?」
-:「妳跟我搭同一条线,跟我走就好~」


  我还是感觉她在装可爱,而且我不觉得她不知道捷运怎幺搭,感觉是故意问的。那一瞬间,其实我撒了谎,而且我已经下定决心,要一探究竟,我居然果断的打乱礼拜六

一大早回台北读书的这个行程,没错,我虽然跟她搭同一条线,但我是反方向,我没跟她坦白。排着冗长的手扶梯,我还不时回头看她,想问她去那个地方要做什幺,可我就

是不敢问。


  出高铁站后,我还停下脚步,等她出站。我还以为出站后,我会跟她手勾着手一起走之类的,看来是我想太多。接着便进入捷运站,我总算鼓起勇气问她问题。


-:「妳...去那个站要做什幺?」
-:「我...要回家..。」

  她讲的有点心虚,毕竟她才刚问我怎幺走,是说,她刚才问我的问题是,要回家的路怎幺走。


-:「要...送妳吗?」
-:「阿..? 方便吗?」
-:「痾...当然,一样的路线。」


  我已经快要忍不住我的兽性了,我一直觉得这位小姐在诱惑我,其实我也很担心是什幺诈骗的,但我还是决定一试。下车后,她和我边走边聊天,走了好几条巷子后,转

来转去的,眼前伫立一栋老旧的公寓。


-:「到了,你...有要上去坐坐吗?」
-:「都...可以。」
-:「嗯,休息一下再走好了,遇到你也是缘分,呵呵。」


  我头一次听到她的笑声。她带我从一个窄窄的楼梯上去,我们只来到二楼,而二楼往三楼的楼梯明显大了许多,是很奇怪的设计。开了门,房间的採光相当好,她一进门

第一件做的事情是开冷气。是很独立式的套房,但房间看起来和公寓外观一样,不是很新。


-:「租的吗?」
-:「是这样的...这栋公寓是我阿姨的,三楼以上是租给房客,二楼这个房间只做简单的小整理,她有时候会来这边小歇一晚,后来因为我出差有时候会需要住的地方,因此

她才特别留给我,算是帮忙。」


  她解释的头头是道,我本来没预期她会讲这幺多。


-:「所以妳是从台中到台北来出差?」
-:「嗯,你怎幺知道我从台中,我看你睡的很熟。」
-:「呵,妳偷观察我。 因为香水。」


  短短几分钟的对话,她整理着包包里面的东西,也把深蓝色小外套脱了下来。其实我内心超级紧张,我很期待接下来是不是会发生我想像的那些事。我注视着她的身材,

她脱下小外套后,里面穿的桃红色紧身T恤原来是无袖小背心,就是我最受不了女生穿的那种性感小背心。她双手举高,整理着头髮,我望着她洁净白嫩的腋窝,虽然有点变

态,但我就是忍不住想看。


-:「怎幺了?」
-:「哦...没事。 平常有其他人会来这里吗?」
-:「很少耶...」
-:「那妳怎幺会想邀请我来?」
-:「痾... 你不是说要送我回家。我以为是你自己想来。」


  果然,是我自己多心,天下哪有这样好康的事!我一脸失望,但也只能安慰自己,本来就不能对别人有非分之想!


-:「你看你要不要坐一下吹个冷气,凉了再走,我去沖个澡,晚点要去见厂商呢。」
-:「嗯,好。」


  我本来要跟她说,没什幺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听到她要沖澡,害我又起了邪念,决定再留一会儿。没几分钟,我已经听到淋浴声,我故意开了电视,并调大了音量,是

说,我根本没有要看。我走向浴室,门只轻轻带上,根本没关!这时我又想起在车上,她撞到我棒子的事,决定再试探一次,把握机会!我慢慢的推开门,悄悄的从门缝看进

去,浴室是乾湿分离的设计,她正在白雾色的浴帘后沖着澡,隐约可以看见肉色的身体在动着。我兴奋极了,从来没有做过这幺刺激的事!正当我想掏出那玩意儿手淫时,她

关水了,我急忙离开门口,回到电视机前,压抑着膨胀的肉棒。


-:「哇~好凉呀!」
-:「阿,妳好了阿。」


  我看见她后,又立刻害羞的回头看电视,是说,我真想继续看,她换上白色细肩小背心,配上短到不能再短的小短裤,简直就是内裤,小背心盖不住的是那黑色的胸罩,

尤其时那黑色胸罩挤出来的粉嫩小胸。



  她没有卸妆,头髮也没有湿,看来是单纯沖个澡换套衣服而已。


-:「呵..穿这幺性感。」
-:「阿?哪有,这样叫性感哦,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我居然被她揶揄,虽然知道她在开我玩笑。


-:「姐姐...还没结婚?」
-:「还没阿..找不到好对象,呵呵。」
-:「连男朋友也没有吗?」
-:「嗯...干麻,你要追我哦,呵呵呵。」


  她突然俏皮起来,我想诚实的告诉她我想要做的事。


-:「那个,刚刚要下车的时候,不小心弄到妳...」
-:「哦... 我有感觉到,超害羞的,你怎幺会...硬硬的阿?」

  心里好像被电了一下,第一次在面前有个陌生女人提到我下面硬硬的,我简直快要扑上去了。

-:「痾...很硬吗? 应该是因为刚睡醒没多久,还没消,总之,抱歉。」
-:「呵呵...没关係拉,不要放在心上。」
-:「那个....姐姐,如果我想...做...妳会跟我吗?」
-:「什幺?」


  天阿,简直无地自容,但我已经失去理智了,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再说什幺。


-:「我没交过女朋友,对那件事很好奇... 不知道姐姐能不能帮我...」
-:「My god! 你...也太大胆了吧!」
-:「拜託...!我是真的很想尝试,可是都找不到对象。」
-:「你去找小姐阿...」
-:「可是那个要钱....」


  她盘坐在床上,我则低头咿咿呜呜,像要不到糖吃的小孩一样。突然,她握住我的手,牵起我的手,往她的胸部靠,一回神,我的手掌已经平贴在她扎实的右胸上。


-:「姐...」
-:「嘘.....! 算是你幸运,遇到我。但你要答应我,这件事是我们俩的小秘密,谁也不準对他说!」
-:「好,我说到做到。」
-:「你要主动还是我主动?」
-:「痾...随姐姐。」
-:「来,裤子脱掉。」


  我手都还没抓紧,又离开她的胸部了。我害羞的脱下长裤,四角裤早已快盖不住我高涨的肉棒。


-:「色欸!这幺翘!」
-:「呵...姐姐太性感了...」
-:「把衣服也脱了吧!」


  我脱的只剩一条内裤。


-:「身材不错嘛..! 干麻不交女朋友?」
-:「没时间交..」

  她边说边脱掉自己的白色小背心。


-:「来啦,还在那儿看!」


  她要我隔着彼此的小裤裤,用我的棒子摩蹭她的小穴。


-:「有感觉吗?」
-:「QQ的,好像很有弹性。」
-:「试试胸部。」


  她正躺了下来,把我的头按再她的胸前,鼻子几乎靠再乳沟前,我有点害羞,反倒是她似乎很开放。我试着舔着她的乳房,好像舔着自己手臂的感觉,只是软上百倍,舌

尖一压,整个就陷进去了。


-:「还可以吗?」
-:「嗯...很棒...」


  她把她的内衣也脱掉,在A片才看的到的东西,居然大辣辣的真实呈现在我眼前,我主动的双手去摸,用两手的虎口,轻轻靠住她的乳房下缘,左右的震动,她的胸部就

大肆的晃了起来!


-:「色欸!」


  她把脸侧过去,害羞了起来,样子真可爱,一点都不像大我快10岁的姐姐。接着我一手握紧她的胸部,把乳头给挤尖了出来,一口盖上去,吸了起来,姐姐配合的嗯嗯叫

。那口感有点像Q弹的粉圆,但硬硬的,而且愈舔愈硬。


-:「嗯~ 讨厌,你真的没经验吗?为什幺我觉得很熟阿!」
-:「看A片学的。」

  我开始往下吸吮,腹部、肚脐、内裤外部,姐姐的腹部没什幺赘肉,应该是有在运动,腰的曲线相当诱人,想不到我的第一次性爱遇到一个这幺棒的极品!

-:「姐姐,可以脱掉妳的内裤吗?」
-:「不行!! 除非你先脱掉你的...」


  呵,二话不说,我当然马上脱,炸出来的紫红色肉棒,让姐姐惊讶的摀住嘴。接着我也不客气的脱掉姐姐的内裤。哇,是很浓密的阴毛,但是边缘有修整过,相当整齐。

我把手指放过去阴唇,时而撑开,时而放鬆,像玩着玩具一样。


-:「你敢帮我...口交吗?」
-:「我试试看。」


  我把嘴巴靠过去,先是闻到淡淡的玫瑰花香,猜测是刚刚姐姐沖澡的时候,有特别清洗。她果然是想跟我来上一段缠绵。接着我亲了一下她的外阴,便把舌头深出来舔,

姐姐似乎是对这个动作特别敏感,手不停的想把我的头推开,双脚亦往我的头夹紧。不一会儿,我的舌头竟有些酸了,而且,说真的,我不是很喜欢那个味道,虽然闻起来是

淡淡的沐浴乳香味,但嚐起来却有一点腥腥的。


-:「还好吧妳..妳好像比我还享受耶...」
-:「哪...哪有...。换我帮你啦!」


  她的樱桃小嘴也先是亲了亲我的龟头,接者把整根肉棒都含了进去。一手握住,一手玩弄着我的蛋。


-:「嗯嗯呜呜...呜呜..」


  我拨了拨她的头髮,再次散发出那股香水味,只是这次似乎不那幺刺鼻,而是一种激发我想立刻操她的气味。她套弄着、品尝着我温热的大肉棒,样子淫蕩极了,而我脑

里又突然浮现在车上顶到姐姐的臀部那画面,我真想立刻插进去她的小穴。

-:「姐姐,好棒的口技。」

  过程中,我也不忘用手指挑逗着姐姐的小穴,而且我感觉她已经溼透了,她真敏感。


-:「阿~ 嘴巴好酸哦...看不出来你这幺大欸..呵呵!」
-:「喜欢吗?感觉姐姐好色哦!」


  我让她躺下来,握起我的攻城器具,準备攻入森林。


-:「你知道哪个洞洞吗...?」
-:「窄的那个吗?」
-:「中间的..」


  我有点尴尬,我差点插到她尿尿的地方。


-:「那...我要进去了哦..我爱妳姐姐。」


  进去了,比我想像中的容易滑进去,大概是因为姐姐也是性经验丰富的女孩了吧!但那小穴里的饱满与温热,还是另我惊豔不已,尤其是插入之后,不断流出来的淫水,

让我看的出神,一直忘记要抽插她。
  回过神后,我开始扭动我的腰、我的臀,体验前所未有的快感!


-:「阿~你的好大... 我好久..没有感觉痛了!」
-:「真的吗? 那我要让你痛死!」
-:「阿~~慢一点啦!!!」


  我激烈的干着她,鬆软的弹簧床摇晃的厉害,好像快要拆了一样,没一会儿,我稍做休息,差点射了出来!接着我把姐姐抱起来,我双脚打开坐在床上,而姐姐面对着我

,双脚跨过我的腰,直接坐在我的肉棒上,肉棒早已又插入淫湿的小穴,双手抱住姐姐的背,面前刚好是姐姐的胸部,我一边吸吮着,一边操她。


-:「嗯~~阿~~」
-:「呵呵,姐姐叫大声点,让整栋公寓都知道我们在做爱!!!」
-:「阿~~~~~~阿~ 好大..好痛!」


  为了防止就这样忘情的射出来,我又休息了将近一分钟,让姐姐趴在床边,把屁股翘的高高的,我又再度与她合体!她双手抓紧床单,放生大叫,似乎已经无法控制自己

的矜持。那种海绵体在小穴里持续吸水的感觉,真的是太过瘾了!


-:「阿~呼~ 我...我快不行了..」


  眼看姐姐就快虚脱,我让她躺回床上,是侧躺,一手抓住她的手,一手抬起她的脚,我躺在她后方,一样是侧躺,从后面进攻!侧身做爱是我在A片里面相当喜欢看的姿

势,一直觉得那体态很美,但实际做起来,却没比姐姐趴在床边的时候舒服!


-:「嗯~嗯~~阿...」
-:「姐姐,可以射里面吗?」
-:「可...可以... 小色胚...」


  我兴奋极了,第一次做爱就可以内射这幺淫蕩的小穴,我也注意到,姐姐无限流出的淫水,已经弄湿一大片床单了!再次,我让姐姐正躺回床上,躺在大片淫水池中,她

双脚主动打开,我也豪不客气的靠了上去,又插入了。我趴在姐姐身上,抱住她,开始做最后冲刺!


-:「阿~ 阿~~ 愈来愈快了~~~ 阿~~~!」
-:「阿~ 姐...姐姐... 要去了!!」


  我不继续抱住她,而是双手抓住她双手手臂,任凭她的胸部随着我一次又一次的来回撞击晃动,我瞬间感觉我就像A片里面的男优一样,使劲的干着女优,準备把所有的

精液都送给她!


-:「阿,姐姐!!」
-:「阿~~~ 阿!!!!!!」

  出来了,我感觉到了,一股很痒的爆发从腹部窜到脑门,我没有马上停下来,而是慢慢的继续抽插,直到我觉得我的肉棒稍微变软,才停了下来,是说,还插在里面。


-:「呼~~ 阿~ 弟弟你很猛欸...」
-:「是吗?好爽。我好爱姐姐。」
-:「拔出来吧...。」


  已经软掉了,我的肉棒变的皱皱的,一拔出来,噗滋的一声,浓浓的精液随着姐姐洪水般的淫液喷了出来!原来做爱是这幺一回事,那种声音、触感、温度,不是我一个

人锁在房间打手枪可以相比的!


-:「我要去洗洗了!小坏蛋。」


  我全裸大字的躺在被淫水浸失的床单上,想着A片里的情节、想着刚刚和姐姐的鱼水之欢、想着,期末考...。没多久,姐姐洗好澡出来,一样全裸,我看着她的身体,下

体竟还有些反应,但姐姐已经在穿衣服,没有要和我再来一发的意思。


-:「姐姐...谢谢妳。 以后我们是...」
-:「记得,不可以跟任何人说哦...」


  最后,她留了电话和网路通讯方式给我,原来她因为单身,所以来台北出差也会寂寞,因此都会在这栋旧公寓里解决,只是很少遇的到她有兴趣的对象,通常也是自慰解

闷,这次遇到我,很希望能跟我成为固定炮友,我当然二话不说的答应了。之后我也常常跟姐姐聊天,感情愈来愈好,而她一有机会到台北出差,我就会去那公寓找她,来上

几炮!当然,最后我的期末考并没有考好,但至少没有被当。但终究,我还是觉得很幸运能搭车遇到我的第一次,我的固定炮友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