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那一夜我和警察

那一夜我和警察 - 那一夜我和警察
那天我和朋友到戏院看完电影后便各自乘车回家,就在踏上计程车的一刻,突然跑 )出另一人并冲上了我的车子,更绝尘而去。


当我正咒骂着时,背后突然走出一个穿着製服的员警,他说:「站着!别动!员警!。我一下子楞住了!他问:「刚才那个是什幺人?」「为何替他载车?」我又楞住了,但却仍不失反应,「我不认识他的,员警先生。」我说。他凶神恶杀的看着我,满脸带着怀疑。我不想跟他在街上纠缠,「Sir,我不认识他的,我要走了。」


就在我要踏步离开的一刻,他把我推到一旁,「先生,请合作点,请给我检查你的身份证。」这时我有点慌了「Sir,我真的不认识他的!」我说。「身份证!」他喝 道。「Sir,可否到那一旁才说,不要太惊动旁人。」我边送上身份证边说,并指着 对面街一条僻静的小巷子。「也好。」他应道。


他捉着我的臂胯就往那巷子走去,这巷子很暗,没有别人,很静。他冷冷的瞧着我 的身份证又看着我。

「我现在怀疑你跟一宗劫案有开关,请你跟的我回警局一趟。」他说。

「Sir,我想是弄错了,我真的不应识他的!」我跟他说,不经意地摸我的胸部擦了 擦他的手背

他呆了一呆,接着把我推贴到墙边。

「你干什幺?袭警!。」他怒道。

「背着我,快点。」接着他拿起手链把我锁起。

「Sir,我……」突然他狠狠打了我一拳,我痛得弯了腰。

「别吵!」接着我发现他的手在我的胸上轻轻的摸着,使的我不禁打了一个抖

「Sir,我……」又是一拳。

「Sir,我……」又是一拳。

「乖乖的别吵!」就在这时,我又发现我的臀部又有一硬物顶着我。

我只道是他的佩枪,「不要开枪……不要……哎……」换来又是一拳。

这时他的手已穿过我的T-Shirt直接触到我的厚实的胸膛,他很大力的掐着,「Sir
,…很痛…哎…呜…」我的胸口被他不知从那里检来的布絮塞住了。

「撕……」的一声,我的T-Shirt已被撕破了,到了这个时侯,再笨的人也知发生 什幺事了,我不敢反抗,我害怕他伤害我。

「只怪你长得太吸引人了!」他唏喘着气的道,热热的呼气喷在的我的耳内,有 一种特别的感觉。

他不停的掐着我的胸膛,接着他解开了我的裤子,我脸上不禁红了,因我今天去做健身,故今天只穿了一条Supporter内裤。

长裤被脱下了,「啊!」他歎了一口气,臀部被他轻轻的抚着,那怪怪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头。他的手终于穿过了内裤前面,摸到了我两条大腿中的重要部位,面而最 要命的就是我那重要部位有了反应,它抬起了头。

「舒服吗?……」他轻轻抚着我五寸长的重要部位,时而旋转,时而抽搐着,我不禁的享受起来。

「啊!」的轻歎了一声。

这时他突然缩回了手,我不禁有点失望。

我回头一看,原来他在这无人之地正在脱製服,这时我才清楚看清楚他的脸貌,他 ~方国脸型,浓眉大眼,肤色黑,有点英气。而这时他正脱掉了长裤,他穿了一条白色内裤,中央高高举起了他的东西。他很强壮,约有五尺九寸高,有宽广的胸膛,腰很紧,没有多一点的脂肪,伴着粗壮的大腿,有点像大伟的影子。

这时我亦已接近半裸,身上亦只剩下那条Supporter内裤。他走过来把我推至半蹲,不要乱来,你要知道我是员警。张开口!他喘着气的道。我只能张开口,他脱 掉了那条白色内裤,把他六寸多长,寸多粗的东西塞进了我的口内。


「啊!……啊!……好舒服!……」他不停断的动着并抚弄着我的胸瞠。

口水沿着我的口角流了出来,他那巨大的头在我的口中抽动着,「用舌头舐……啊 !……转动舌头……啊……!」他按着我的头髮摇动着,我只能捉着那像树般粗壮 的大腿。

我感到他那东西渗出了一点鹹鹹的味道的液体,有一点腥味。然而此时我却有种莫名其妙的快感,我那东西高高跳动起来,彷彿在喝彩似的。

突然他把他的六寸长的东西拔了出来,「喜欢吗?还有呢!」他低下了头把我的东西含在嘴内,一阵既湿又温暖的感觉包围了我,他用舌头撩动着。

「啊!……你……不要…….啊!……好舒服!……」理智已经输给身体了,我配合着他的舌头,摆动着腰。一阵快感由丹田直透全身「快要出来了!」我提醒他。

他不避反而更努力的撩动我那肉棒,就在这刻,我按不住了,就在他口内最深入的
地方轰炸了,快感充斥全身,一下一下的由那东西直喷到他口内「哎噢……嗄……
嗄……」我喘着气。  


这时他放开了那肉棒,吐出我那喷到他口内的那些东西并擦到手掌上,「到我了!」他阴阴的笑着说。他把那些东西一半涂在他的肉棒上,接着把我强行按倒,并要我背着他,然后他把我的另一半精液涂在我的小孔上,我已察觉他想做什幺了,正想挣扎起身,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激痛并伴着胀满的感觉,原来他在我发呆的一煞,乘着那湿滑的东西闯进了进来,他扶着我的腰,一下比一下重重的向我沖次起来。

「呀!」我大喊了一声,但在这人迹不多的地方起不了作用,现在我只有求他快点完事。我很痛,我不断摆动着身体希望可使不那幺痛,但他那龟头总把我顶得死去活来。

「好……动呀……」他反而更欢喜。「你包得我很紧……好热呀……是了……是这样动……」他从后伏在我的背上,用尽气力的抽送着,就像是要把他的人及东西都涌进我身体内,他狠狠的动着……动着……,他大力地喘着气……呼气……,他用力掐着我的胸瞠……用力扭着……。我们的汗水混和成一团,剎那间有一种无可比拟的快感在心中涌现,心内有一声音在喊「来吧!在我的身上发洩吧!」


此时,我感到一阵暖流射进……涌进我的小孔内,而他的东西在我的身体上内跳动……激烈地喷射……,然而充实的感觉仍未减退,他仍很坚挺的充溢着我,他伏在我背上喘息着,而我亦倦极微微合上了眼。


当我再睁开眼时已失去了他的影子,顿然有一点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