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凯瑟琳的奇妙经曆

凯瑟琳的奇妙经曆 - 凯瑟琳的奇妙经曆

“。。。”

“。。。测试。。。”

“。。。项目。。。258.。。。”

“。。。”

“。。。醒醒。。。”

“。。。凯瑟琳。。。醒醒。。。”

“嗯。。。这。。。这裏是。。。”

随着同伴的呼唤,沈睡的女性缓缓睁眼。

“你睡迷糊了吧,凯瑟琳,看来之前的任务不轻松嘛。”

‘。。。凯瑟琳?。。。我是。。。凯瑟琳’

‘。。。这裏。。。哦。。。’

“。。。是啊,上个任务真的烦人。。。”

“不过报酬还是很可观的嘛。”

“。。。啊对,要不是给的钱多,我才不会接这种任务。”

开始清醒过来的女性,也就是凯瑟琳,有一搭没一搭的回应着同伴的聊天。

“不过你这麽早把我叫醒是来干嘛啊,又有新的任务了?”

虽说稍有抱怨,但凯瑟琳还是起了床,稍微活动下睡了一夜的身体,不经意间展现着美好身材,大长腿,黑长直,貌美肤白,一个标準的气质御姐。

“那是,镇子上的那个贵族家养的名贵马匹,昨天晚上被不知名的魔兽给杀了,那个贵族现在气得跳脚,悬赏要那头怪物的命。”

不过凯瑟琳的同伴看样子是见得久了,也不在意凯瑟琳那美好的腰肢,继续说着任务情报。

“啧,不就是匹马嘛,这帮贵族真的是。。。”

简单的伸展后,凯瑟琳把脱掉的装备开始穿上,说是装备,其实也就是佩剑,一点胸甲,一点肩甲,一双靴子,一个护裆,据说这套铠甲好像是叫做比基尼铠甲什麽的,凯瑟琳也不清楚,得问问镇上的学者,不过至少凯瑟琳觉得这套铠甲的灵活度是真的高,很适合她。

“谁叫人家命好啊,而且据说那匹马还是个名贵品种呢,那这个任务。。。”

“接,当然接,这镇子周围又没什麽危险的魔兽,肯定就是个野熊啊之类的,这种容易的活爲什麽不接。”

“哈哈,就知道你会同意,所以我早就接下了这个任务,顺带还调查了下那个宠物尸体,看周围的痕迹,应该是头熊或者别的利爪型的魔兽,那东西是往东边的山林裏跑了。”

“嘛,有你这个情报贩子,我真省了不少事~”

“有你这个能干的冒险者,我也方便很多啊,还是老规矩。”

“行,不过晚上要请我一杯。”

“行行行,这都不忘占我便宜。”

捞到好处的凯瑟琳,开心的向着目标前去。

*******************************************************************************

小镇东边的山林的深处,凯瑟琳追寻着发现的蹤迹,很快便找到了一个废墟,看样子那头魔兽应该就住在这裏。这个废墟是之前因战争焚毁,现在的镇子就是难民在战后新建立的。

不过虽然凯瑟琳很快就找到这裏,主要是因爲痕迹比较明显,但这个距离。。。

“嘶。。。有点奇怪啊。。。”

凯瑟琳看见废墟后,有些疑惑的自言自语起来。

“这麽远的地方,爲什麽这头魔兽会只过来杀死了匹马就跑了?”

突然间发现问题的凯瑟琳,拔出了佩剑,开始略带警惕的进入了废墟。毕竟对凯瑟琳来说,这片区域就没啥她需要害怕的魔兽,所以虽然疑惑,但凯瑟琳只需要保持警惕就好了。

跟着痕迹来到废墟中央的广场,发现痕迹消失在广场另一头的教堂那。

“这废墟也没人住的痕迹,看样子是那头魔兽拿建筑当巢穴了。。。”

不过,危险来了

还没等凯瑟琳在广场上走多远,突然间她面前的地面便窜出来一只一人多高的触手怪,张牙舞爪的向凯瑟琳沖了过来。

“什!”

好在凯瑟琳一直没怎麽放松警惕,一个后跳便躲开了触手怪第一下的攻击。

“触手怪?在这裏?”

虽然在疑惑,不过毕竟面前就是敌人,凯瑟琳还是很快的反应过来开始跟触手怪战斗。

三下五除二的,凯瑟琳便解决了面前这一只触手怪,毕竟这种挺普遍的魔兽,凯瑟琳杀死过不知道多少只。

“不对。。。不对!有问题!触手怪怎麽可能会造成利爪型魔兽的伤痕!”

想起了早上得到的情报,凯瑟琳很快就明白问题出在哪裏。

“这是个。。。”

“陷阱对吧?”

就在凯瑟琳得出结论时,她身后传来声音,把她没说完的话给补完。

“什麽人!”

听到声音的凯瑟琳,立刻回身戒备着这突然现身的人

“没什麽人,就是位魔法师而已。”

眼前的人身着一身黑袍,体型瘦弱,看样子确实是个典型的魔法师。

“你爲什麽要袭击我?”

凯瑟琳质问着眼前的人,毕竟看样子,这一切就是他所设下的圈套。

“没什麽,就是研究魔法研究累了,所以稍微带出来遛遛弯。”

那人一脸无所谓的说着,好像在说什麽理所当然的小事罢了。

“遛弯?哈,别开玩笑了,你这是在袭击普通人。”

凯瑟琳被那人的淡然气笑了。

“嘛,遛弯时,顺带遛遛宠物不也很正常麽?”

“宠物?”

凯瑟琳忽然想到一个问题,就是那个触手怪就是他说的宠物吧,那这个宠物刚才不是被她杀死了,爲什麽这人还一脸无所谓?

“等等。。。”

不过想到这裏,貌似也有点晚了

只见刚才那被杀死的触手怪又活了过来,趁凯瑟琳背对着它时,沖了过来,钳制住凯瑟琳的四肢,顺带勒住了她的脖子。

“额!怎麽会!放开我!”

凯瑟琳竭力反抗,但四肢被钳制住并开始被吊在空中的她,做不出任何有效的反抗。

“呼!呼吸!呃呃呃!”

随着脖子上触手的收紧,凯瑟琳快要被勒死了。

“留口气啊,你,这样她不就死了麽。”

魔法师歎了口气下着命令。

“哈啊!咳!咳!”

触手怪立马就松开不少凯瑟琳脖子上的触手,看样子还是挺听魔法师的话的。

“抱歉啊,它刚才有点生气,毕竟被你砍了好几下嘛。”

魔法师无奈的向凯瑟琳表示歉意。

“你!放开我!你要干什麽!”

缓过气来的凯瑟琳,怒气沖沖的质问着他。

“怎麽说呢,毕竟我也是个人嘛,也是需要些交流之类的事情,要不然一个人是会发疯的。同样的,我的宠物也是需要玩具的嘛,所以咯。”

“聊天?玩具!你有病啊!”

凯瑟琳有些无法理解他的话。

“你有药啊?别生气嘛,我觉得你应该会挺开心的,毕竟之前那些人到最后都挺开心的,我想你也应该会开心的,走啦,回家咯。”

不过魔法师倒是挺无所谓的,而且还说出了听了让人不寒而栗的话,说完便向那座废弃的教堂走去。

“你!”

“啊对啦,你现在就可以玩了,不过别太过火了,我还想和她聊聊天呢。”

“等!等下!别这样!放开我!”

作爲资深冒险者,凯瑟琳很快就反应过来,他口中的‘玩’是什麽,毕竟她砍死过不少触手怪。所以立马向魔法师求饶。

不过魔法师没理她,这触手怪也不是凯瑟琳所命令得了的,所以凯瑟琳便遭了秧。

触手怪轻松地卸掉了凯瑟琳身上那不多的铠甲,随后便伸出一根滑腻腻的,粗壮的触手,开始在凯瑟琳那光溜溜的阴部摩擦。

“噫噫噫!好凉!别这样啊!”

阴部被这个滑腻腻的触手摩擦后,凯瑟琳浑身颤抖,被激起一身鸡皮疙瘩,毕竟这感觉凯瑟琳从来没感受到过。

“哈。。。哈。。。这感觉。。。拿开啊。。。”

当然,作爲传统的魔兽,触手怪的粘液怎麽可能只是用来润滑的呢?春药什麽的当然是肯定包含的啦。而且像这种有主人的,经过培养的触手怪,那春药的烈度也肯定不是普通野怪的那麽次的啦,所以,凯瑟琳小姐很快便燥热了起来。

“该死的。。。我。。。我。。。不。。。不行。。。”

燥热的凯瑟琳小姐那美丽身体,非常诚实的开始泛出热情的红色,不自觉的扭动起来,下意识的想要缓解这苦闷的欲望。当然了,意识经常反抗身体的需要,所以凯瑟琳一直在压抑着发情的感觉。

可惜,触手怪开始更激烈的行爲,凯瑟琳小姐的反抗彻底失败。

那个摩擦着的触手,直接插进了凯瑟琳那在流淌着爱液的阴道。

“嘶嘶嘶。。。别。。。太突然。。。哈啊。。。”

“唔。。。唔。。。”

不过触手怪毕竟只是个触手怪,也不懂得什麽叫调情,直接开始了不断地抽插。

“啊。。。呃。。。慢。。。慢点。。。”

触手不断地伸进抽出,每次都将凯瑟琳顶得浪叫,毕竟凯瑟琳还是被控制的状态,想顺着抽动的力度减轻下被抽插的幅度都不行。

“这。。。好深啊。。。不。。。不行了。。。”

“裏。。。裏面。。。轻点啊。。。子宫都要。。。被顶穿了啊。。。”

毕竟触手怪的长度不是普通的人类那弱小的阴茎能比拟的,凯瑟琳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感受。那从未有人踏足的深度,今天终于迎接到第一位来访者,虽然是个触手怪就是了。

然而凯瑟琳看不见的是,这根触手其实还有不少长度在凯瑟琳的阴道外,毕竟魔法师的命令是别太过火,所以触手怪非常克制了自己插进去的深度。

“呃呃啊啊啊。。。”

没一会儿,凯瑟琳便高潮了,毕竟那触手怪的粘液还是很有效的。

浑身潮红,满身汗水的凯瑟琳,因爲第一次有过这麽深的性交,甚至直接潮吹了,顺着触手的缝隙喷出来不少的液体。

“哈啊。。。哈啊。。。”

“看来玩得挺开心嘛。”

随着魔法师对凯瑟琳开始说话,触手怪的触手也减慢到快停止抽插的频率,毕竟魔法师要聊天的命令高于触手怪自己享受的命令。

“你。。。放我下来。。。”

趁这个机会,回过神来的凯瑟琳,还是在要求得到释放。

“我的宠物还没玩开心呢,而且都说了我想找人要聊会天嘛。来吧,请坐。。。嗯,换个类似坐姿的样子。”

在凯瑟琳被抽插直到高潮的这一会,她便被带到了魔法师的领地。他还很礼貌的请凯瑟琳坐下和他聊聊天,只不过凯瑟琳被触手怪捆着的状态没法坐在椅子上,所以魔法师苦恼了下,只能命令触手怪将凯瑟琳摆成类似坐姿的样子。

当然,触手怪的智力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所以最后凯瑟琳便被摆成了一个m字开腿的样子,双手被捆在身体两侧的样子。

“额。。。也行吧,我一会儿会对你施个法术,不过别担心,我只是让你能正常的和我聊天,毕竟之前不少人都跟触手怪玩的神志不清,我想聊天都变成我一个人说个不停,一点回应都没有,根本不是聊天的样子嘛。”

魔法师有点无语的看着凯瑟琳的姿势,不过也没说什麽,毕竟这确实是个类似坐姿的样子嘛。

“你这个人到底在想什麽啊!”

凯瑟琳很头痛的在根魔法师对话,感觉她俩好像都在所答非所问。

“没什麽啊,就是无聊了想说会话,人之常情啊。好了,我的宠物也急不可耐了。”

“#查特伟兹米#”

“好了宠物,随你玩吧。”

魔法师随便说了点什麽便施法完毕,便放开了对触手怪的管制。得到了释放的触手怪简直开心得不得了,至少从表现上应该是这样。

只见之前那并没有全插进凯瑟琳阴道的触手,这次一下子就全捅了进来。

“诶。。。诶诶诶!!!”

瞬间被捅穿子宫颈的凯瑟琳甚至反应都慢了半拍,然后才叫喊了出来。

“啊啊啊!!!太。。。太刺激了。。。”

看样子是刺激过大,凯瑟琳直接高潮了一次。

“哈啊。。。嘶。。。哈。。。”

“这。。。子。。。子宫啊!!!”

高潮略微消退后,这才明白过来刚才自己肚子那传来痛楚到底意味着什麽。

“爲。。。爲什麽。。。要这样对。。。我。。。”

“呜呜呜。。。那。。。那裏。。。”

凯瑟琳委屈的哭了出来,看样子自己子宫被触手怪奸淫,对她的触动很大。

不过触手怪可不管什麽怜香惜玉啥的,随后便将部分身体彙聚到这根触手上,马上凯瑟琳的子宫便被膨胀的触手填满了。

“满。。。填满。。。这个感觉。。。”

子宫被填满的异样感觉,是凯瑟琳第一次体会到的,这个感觉很奇怪,但莫名的感到很幸福,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凯瑟琳産生了一种奇特的想法,好像以前的各种困难不适,都是没有被填满带来的,现在被填满了,这些困难痛楚都被驱散了,这时的她才真正的完整,她才真正的,是一个活着的人。

“啊。。。好幸福的感觉。。。嘶。。。”

满脸潮红的凯瑟琳,用很温柔的声音,忍不住的,说出了她现在奇妙的感受。

“我就说嘛,你会高兴的。”

“。。。你说的没错。。。我现在。。。很高兴。。。很开心。。。”

虽说有点不情愿,但凯瑟琳还是如实的承认了魔法师的话语。

不过温存也只有这麽一会了,触手怪随后便大力的抽动起来,带着凯瑟琳的子宫,阴道,甚至两侧的卵巢,都一起的上下翻飞。

“啊啊。。。慢点。。。好开心。。。”

触手的撞击,甚至带动着凯瑟琳的内髒都在晃动,但这种前所未有的感觉,配合上那奇妙的感觉,凯瑟琳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要。。。要去啦。。。呃。。。”

当然,这种第一次的,绝然的刺激,很快就将凯瑟琳推上了高潮的边缘,但是,就差那麽一点。

“爲。。。爲什麽。。。”

“你说爲什麽没法高潮是吧?那是因爲我对你施法让你陪我聊天啊,毕竟高潮后的空白,你是听不见我说的话的,所以我在魔法的构型上,让你没法达到高潮。”

“别。。。别这样。。。我。。。”

“解释的差不多了,宠物都在开心的玩耍了起来,我的无聊还没人解决呢。”

“但。。。但是。。。”

“先说说你是谁吧。”

“我。。。我叫凯瑟琳。。。西边镇子的。。。资深冒险者。。。”

“诶。。。爲什麽我会。。。”

“哦哦,凯瑟琳小姐是吧。别介意,这个魔法还包含强制让你回答我的问题的构型,当然这个强制是让你能够基本的正常说话,要不然你这样呃呃啊啊的,也没法和我聊天不是吗。对了,你跟我说说你现在的感受,这样我也好改进下魔法的构型。”

“我一边。。。正常的思考。。。说话。。。就好像平时。。。正常的一样。。。但下身不断传来的刺激。。。又使我一边在想要高潮。。。想要到快疯了。。。”

“这。。这种感觉好奇怪。。。就好像两种不同的。。。感受。。。思维。。。强制绑在一起。。。”

“嗯嗯,总之就是能正常的思考是吧,那就没问题了,看来我的能力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到我了,我是。。。”

随后,便是一个在旁人看来,非常奇特的情景,一侧的魔法师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话,诉说着自己对于整个世界的各式各样的想法,另一侧的美貌女性,一脸潮红的一边承受着身下触手怪的抽插,一边还算完整的回应着魔法师的聊天,最奇特的是,就算触手怪再怎麽变换着力度,抽插方式,这个女性就是一直没有高潮,不知道的人还以爲她忍受力是真的好。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在这个魔法师的领地,看不到日升月落,所以也无从得知过了多久。

总之就是,魔法师终于满足了聊天的愿望,结束了聊天。

“呼。。。好久都没有这麽畅快的聊天了。凯瑟琳小姐,和您聊天,我感到很愉快。”

“没。。。没什麽。。。魔法师先生。。。跟您聊天我也。。。学到了很多。。。”

“啊,让您忍了这麽久都没有高潮,我也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没。。。没关系的。。。我。。。我还可以。。。”

“嘛,作爲让您和我聊这麽久的报酬,您之前积攒的高潮,这就给您。我记得这个魔法的构型,应该是能让积攒这麽久的高潮,一次性的全都换回来,我想这样您应该会很快乐吧。”

“诶。。。一次性。。。别。。。别。。。”

“别客气啦,凯瑟琳小姐。”

“#余尔夫瑞#”

“等。。。!!!!!!”

也没管凯瑟琳的阻止,全当这是凯瑟琳谦虚的魔法师,解除了之前的咒语,这下,积攒了不知道多久的高潮,瞬间沖击到凯瑟琳那一直濒临高潮而不得的大脑。

“啊啊啊啊啊。。。。。。”

“。。。。。。。”

凯瑟琳好像痉挛一般,瞬间就绷直了身子,脑袋后仰,长大嘴巴,舌头外伸,瞳孔缩小,整个人都处在一种绷紧的状态,口中的惊讶的叫喊也只在最开始有声音,没一两下就什麽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可能是这累加的高潮的沖击过于强大,没一会凯瑟琳便昏死了过去。

“哎呀,看样子凯瑟琳小姐这麽高兴啊,那我这个魔法还真不错。宠物,凯瑟琳小姐就给你了。我要回去接着研究魔法去了。”

魔法师很欣慰的看到凯瑟琳很享受自己的魔法,开心的回去继续自己的事情了。

而凯瑟琳呢,大脑中只剩下无尽的高潮的沖击,意识早就消失到不知道哪裏去了。剩下的,只有凯瑟琳无声的呻吟。

“。。。。。。”

“。。。”

“。。。测试。。。完成。。。”

“。。。”

“。。。测试。。。”

“。。。项目。。。362.。。。”

“。。。”

“。。。醒醒。。。”

“。。。凯瑟琳。。。醒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