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命运の眼 1-2

命运の眼 1-2 - 命运の眼 1-2
  第一章  华人

  玉林夜市是上京市最大的夜市,也几乎是来上京旅游必去的景点,纵横交错
的街道,琳瑯满目的摊贩店家,嬉戏打闹的人群,都促成了如今这座夜市现如今
的繁华。

  夜市各条街道都有自己的特色,比如谷雨街 丁酉路和淮南路就是美食街了,
美食是夜市的最大招牌,这里当然也不例外,全国各地大江南北的特色美食在这
三条街几乎都可以找到,这就是玉林夜市的独到之处了。这三条街的人群总是络
绎不绝,人声鼎沛,直到淩晨才会渐渐的冷清下来。

  大西道是各种古玩玉器,各种工艺品,字画乐器等等,这条街相对那三条美
食街比较安静,可以让人慢慢的逛。这里的东西有真有假,也有些行家专门来这
里看看有没有被看走眼低价售卖的宝贝,这一但让他们找到了,那就是一笔横财
啊,当然这也不太容易。

  小暑街则是精品街没有摊贩只有门店,人流少,价格高,这里就非常的安静
了。有很多情侣或者外地旅游的会在享受完美食后来到这里,而在咖啡店喝杯咖
啡,会让人产生恍如隔世感觉。

  最后就是平安街了,其他街道没有的在这里就能找到,平安街没什麽门店大
多数是摊贩,在这条街上有着各式各样的摊贩,有按摩正骨的 有卖中药的 有卖
各种盗版物的  还会有一些节目表演,当然这里也不缺那些会算命的。
  
  初秋的上京还是那麽的热,这是方汗第一次来玉林夜市,对一家公司的总裁
来说就算如玉林夜市这般繁华,也不是他这种人来的地方,但他却不得不亲自来
这里。但是看着这些拥簇的人群,此时的方汗却是有些羡慕他们。

  平安街中间偏东的,方汗看着不远处一个白布招牌上写着“世间一切皆可看
穿”的摊贩,方汗看着正在摊位上坐着看手机的年轻人,是他吗?应该是他吧,
方汗不确定,这也太年轻了吧,怎麽看才二十出头啊,真的有这麽大的本事?

  他看着对方心里有些紧张,一个在社会上混了二十多年,拥有自己商业帝国
的人,面对一个年轻人此时此刻居然紧张了!

    方汗慢慢走到摊前,正在看手机的年轻人感觉到有人就擡头望去,便见一个
大约四十多岁的人正在有些忐忑的看向自己,年轻人一看便发现此人的财运亨通,
但阴霾盖顶,生气很弱,命不久矣啊。

  年轻人此时的心里非常疑惑,一定是来找我的,那他是正好走到我这的,还
是有人指点他找来的呢?等等… 他这没有钱看来我要发财了。

  「这位先生你是专门来找我的吗?」

  「啊 对对对 请问 您就是刘以宣 刘天师吧?」

  说完之后让方汗轻松了一些,完全不觉得对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岁的人称您有
什麽。对他来说这次见面比他以往见那些大广告商和影视公司的老总,还是市长
等领导官员都还要让他重视,方汗现在甚至觉得这是他近十年来最重要的拜访,
毕竟眼前这个年轻人能拯救他的后半生啊。

  年轻人脸色略微一怔,在这摆摊快一年了还是第一次有人叫天师,想到这里
他心里那个气啊,在这条街也就自己对面的那个年轻女人和平安街尽头的那对夫
妻有点本事,其他的不是些上了年纪的江湖骗子就是只知道点皮毛在那装神弄鬼
的,而他可是名门之后的天师啊,天师二字对有些人来说可是是穷极一生都有可
能达不到的成就啊。

  但是现在来这里算命的的人只会找那些江湖骗子,和口灿莲花的人,都怪自
己太年轻了,让人不放心找自己算命,唉…看来自己这年轻的皮囊拖累了自己啊。

  见对方迟迟不回自己的话,又让方汗紧张了起来,便又小声附和了一声「天
师」

  「嗯… 啊 对 我就是刘以宣,至于天师就过于擡举了。」

  方汗马上坐在面前的凳子上「不擡举不擡举怎麽会擡举呢,刘先生如此年轻
便成了天师,相信很快就会成为大天师,而且听说刘天师的能力之高深不可测也
啊。」

  虽然有拍马屁的嫌疑,但是说的都是实话啊,这让刘以宣心里挺开心的,同
时刘以宣十有八九猜出是谁让他来找自己的了。

  「行了 行了,是不是朱俊介绍你来的 。」

  「哎呀!天师果真料事如神啊,正是朱董介绍我来的,我和朱董认识很多年
了,是很好的朋友,可以说是最好的了。」方汗想通过自己和朱俊很好的朋友关
系,来使刘以宣对自己产生一种好的印象。

  心想果然是朱俊,你们关系好不好管我什麽事啊,这人还真会套近乎啊,钱
给到让我满意就行啊,这是不是就是那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啊,虽然平时也开
张,来着快一年了,可第一次见这麽有钱的主啊。

  「既然是朱俊介绍你来的,有什麽事你就说吧,能不能帮你也不好说。」刘
以宣还是觉得不能立刻答应,先听听说什麽,万一很麻烦还可以拒绝吗。

  「多谢天师,如果天师帮我,您请放心报酬方面绝对不会让天师失望的。天
师,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方汗,方向的方 汗水的汗,是上京华人娱乐的总
裁。」

  听到报酬很丰厚,这让刘以宣非常心动。也摆摊这麽长时间,可是连个摊位
费都挣不出来,这里的摊位费还这麽贵,还要靠师姐养我,虽然可以在床上回报,
但是作为男人总不能一直吃软饭啊。

  「哦… 我听说过华人娱乐,胡仁好像就是你们公司的吧,我小时候看过他的
电视剧听过他的歌,不过他现在不怎麽唱歌了,我还是挺喜欢他的。」

  「对对对 胡仁就是本公司头牌艺人,很多人都喜欢他,不过他最近在修养。」

  方汗敛去笑意脸色沈重了起来「说起来是七个月前公司搬进了新的大楼以后
的事了,自从搬进去后一个月还没有什麽事,可过了一个多月后,厄运便接二连
三的发生了。

  先是公司里的五个当家艺人有三个出了车祸两个的黑料被同时爆出,还不是
一个杂誌社爆出的,而胡仁就是五个月前出了车祸,幸好不怎麽严重,但也要修
养个大半年,而刘华就惨点要修养一年多,他们的受伤和黑料让我直接损失上亿
啊。」

  方汗喝了口刘以宣送过去他花两块钱买的矿泉水「然后就是我了,三个多月
前我就不知道为什麽失眠了,晚上很难入睡,精神恍惚,而且越来越严重。去医
院检查根本就查不出什麽问题,我去了五六家都这样,逼得我没办法我就靠安眠
药来入睡。

  刚开始还可以,可一个多月后安眠药就不管用了,我就加大药剂,可是只管
用了十几天就有不行了,有一天我从公司楼梯上摔了下来,脑震蕩和身上多处骨
折,住了半个多月医院。

  没办法我就开始注射吗啡来让自己睡觉,到现在还算有用,不过我太痛苦了,
我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

  「这样下去的话再过段时间,你注射的吗啡也没什麽用了,你还是会睡不着
觉,你的精神状态会越来越差,情绪极度紧张,出现幻觉,最后会精神崩溃而死。」

  刘以宣的几句话让方汗全身哆嗦了起来,虽然早就知道了,但但听到刘以宣
这麽说方汗还是不由自主的心颤了起来,人越老就越怕死啊,而且还是死的这麽
痛苦。

  方汗也算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就调整濒临破碎的心态,但还是看得
出他就快要哭了。

  「最近一些电视台和广告商还有影视公司要和我解约,就算赔付我解约金,
但我也要损失很多,还有最近因为这些事我公司股票一直在跌,在这麽下去我和
华人娱乐就要完了。

  我当时觉得背后有一个势力很大的人在故意对付我,但是能把我害得这麽惨
那势力肯定很了不得,上京有钱有势的人我很了解,可是怎麽也想不出是谁害我。
我从两个前就通过我能用的一切在调查,无论是艺人 电视台 合作方等等我查了
很多,可是最后别说大人物了,连一个小人物我都没发现啊,只是查到最近几个
对我落井下石的小人,他们明显不是也没能力是幕后的人。」

  「是朱俊发现并告诉你你这几个月所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有人在你背后设计的,
而是被一个风水煞阵给害的。」

  方汗喝了半瓶子水,心态总算恢複了大半,可是拍马屁的心情已经没有了。
「是的,直到几天前朱董因为我最近的困境来看我,便发现我公司大楼的古怪,
他说公司新大楼有几个点的风水是在煞位,便在公司里看了整整一天,最后他告
诉我新大楼几个点的布局构成了一个非常煞的风水阵。

  他说这不是那些江湖骗子看的风水,也不是一般术士那些时準时不準的风水,
而是由天师或者更强的大天师所布的级别非常高的风水阵,而且是煞阵。

  我虽然也迷信但也不至于觉得风水阵法可以害我到这种地步,可是自从搬进
新大楼几个月来的厄运令我又不得不信啊。我便求朱董的帮助,可他说自己能力
太低连是什麽风水阵法都看不出来,只知道是一个破人风水害人的煞阵,更别说
破解了。

  我问他是不是搬走就没事,他的答案令我绝望,他说这种阵法太强,一旦入
阵必须破阵才能解救,就算把新大楼拆了也没用。最后他让我来找你,说你有办
法也有能力帮我,我才又走了希望。」

  「不错当初设阵之人一定把你的生辰八字也都设放在了煞位,所以只有破阵,
然后在你新大楼布大风水,这样才能救你。你应该查了那些帮你建新大楼的人吧,
有没有什麽异常。」

  「是的,这几天我把建设新公司有关的人都找出来了,只有一个人不见了,
无论我怎麽找都找不到,我他提供的资料信息去找他,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就好
像凭空出现又消失不见的,我记得我当时还见过他,而他就像是没有出现过。」

  刘以宣陷入了沈思,连朱俊都不知道的风水阵,那阵法肯定是某位大天师布
的,而且凭空出现又消失不留一丝破绽应该也是大天师所为,不让人找到,可是
为什麽一个大天师要这麽害方汗呢?有仇还是为钱。

  「我还是想不明白谁想害我,我一直小心谨慎,没得罪什麽大人物啊,到底
谁要费这麽大的事来害我啊。天师你一定要帮我啊,拜托你了天师。」

  刘以宣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成功男人,在一个小他二十多岁的人面前哭的像
一个孩子。

  到底帮不帮他呢?刘以宣有点纠结,大天师可是凤毛菱角啊,目前还是不要
招惹的好啊,但是一大笔钱就要从指尖流走啊,唉…算了还是继续吃软饭吧,其
实当个软饭男也挺好的,我还挺喜欢的,哈哈…

  「害你的一定是术士中的大天师,而我充其量最高也就是个天师,我们之间
的差距太大了,我看实在是无能为力啊,真是抱歉帮不了你。」刘以宣虽然内心
没什麽波动,但脸上还是要装出一副挣扎不甘与无奈的表情出来。

  方汗心里如坠冰窟,他也没有说话也没有离开,他想起了最后和朱俊的几句
对话。

  刘以宣看方汗不知在盘算什麽,但他知道方汗一定在想什麽办法说服自己,
而刘以宣心里打定主意不管他说什麽都要拒绝。

  突然方汗喝完了矿泉水瓶的最后一口水,慢慢站起来,将空瓶子扔到了最近
的垃圾桶,吐出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又慢慢坐回凳子。

  「天师我打算十一月出一个五人组的女团,全部是由十八岁到二十岁的女孩
组成的,她们长得都很漂亮,有两个是外国人,一个是韩国人不过在中国很多年
了,另一个是泰国华人。」

  刘以宣明白了方汗想要干什麽了,这一定是朱俊让他这麽干的,心情激动紧
张了起来。

  「最重要的一点她们全部都是处女,有医院开的证明,如果天师愿意帮我,
我愿意给天师一亿,而且我还愿意把她们五个全部送给天师享用。」

     方汗眼神诚挚的看向刘以宣,等待他的答複,不管他的回答如何,这已经是
他能给的起的了。

    「我……我……我答应你。」


                             第二章 自然之眼

    刘以宣的摊子斜对面也有一家算命摊子,摊子招牌不同于刘以宣的白布黑字,
而是黑布金字,上书“天命”二字,而摊子的主人是一位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

    年轻女人刚送走了一位近一个月来几乎天天来她这里算命的男人,虽然她更
希望的是那些有需求的人来她这里算命,但是对于这种送财童子她也来者不拒,
反正她除了浪费些时间外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失。

    她的视线望向了斜对面,见对面摊子的主人眉头紧皱的表情,她也跟着皱起
了眉头,他不会答应了要帮那个倒霉鬼吧,他难道看不出来吗?背后搞他的人能
力肯定不凡,有可能是为天师,你虽然有能力但是不代表你可以和天师级别的人
较量啊。

    年轻女子此时为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担忧了起来。

    对于对面同行的关心刘以宣感应不到,因为此时他正在为怎麽花那一亿而眉
头紧皱,没钱的时候愁,有钱了还愁。应该要要买座房子,这是必须的,还要买
些古书古器,要买的东西还多很多啊。

    这是刘以宣第一次觉得自己成了有钱人,以前在老家不知道钱的重要性,如
今出来闯蕩知道了什麽事都要钱,当今这个世道啊  有钱就是最大的幸福。

    这让刘以宣坚定了在一年前辞职来这里摆摊算命的决定是很正确的,虽然当
时师姐反对,到自己还是有自己的坚持,但他还是非常想念在那里的那段时光。

                         ————————

    上京市朝西区的静听酒吧和其他酒吧不太一样,这里没有亢奋的音乐,没有
社会上的少男少女,没有喧嚣嘈杂的吵闹,也没有一些驻唱歌手的吟唱。这里只
有安静随和的环境。

    秦秀情经常来这座酒吧,他喜欢这里的平和,喜欢这里所调制的酒和冷僻的
音乐。今天秦秀情的旁边坐着一个与她年龄相仿女人,正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一个
男人的好。

    「何明真的很喜欢你,他都追求你这麽长时间了,足见他对你的真情啊,你
不能连考虑都不考虑就拒绝人家啊,而且这是第三次了吧。」

    旁边女人都能感觉到那个叫何明的男人是多麽的喜欢秦秀情,而她也对何明
动了心,而且秦秀情就是她介绍给何明的。

    「你知道的,我和他不可能的,既然不会有结局,就不要让他开始了。」

    秦秀情脸上出现了淡淡的忧愁,其实他有时也会不自觉的想起那个叫何明的
男人。

    「师姐我可以感觉到你明明对何明动心了,我知道你的无奈,可是你根本就
不喜欢那个混蛋,都怪那个混蛋,还有师父,师父对我们太不公平了,同样都是
她的弟子,她不但把一切都给了那个混蛋还把你和师妹当物品一样也给了他。」

    「好了,温轶不要说了,我的命运已经决定了,这是无法改变的,我早就想
明白了。」

    「师姐, 你不要这麽轻易就认命啊, 不可以就这麽放弃幸福啊,我们一定
会有办法破解的!师父说过……」

    「温轶啊,我们不要说这些了,好吗?我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了,好吗!」

    看着秦秀情祈求和肯定的眼神,叶温轶也不再往下说了,几乎每次都是这样,
说到关于师父和那个师弟的话题师姐总是不让她说下去。

    「说说你吧,和肖登峰的订婚準备的怎麽样了?」

    秦秀情起了另一个话题,目前来说相较于自己的感情,她更关心师妹感情生
活。

    「嗯,现在还在準备中,希望可以下个月十号之前完成,要是实在来不及的
话只有一切从简了。」

    「你也是的,这个月决定下个月订婚,这麽赶我看啊是大概率是来不及了,
而且这个周末我们还要去师父那里,你最好还是从简準备吧。」

    秦秀情对于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师妹要嫁人了还是有些不舍,但是想到师妹结
婚在心里喜悦还是战胜了不舍。

    「其实我也不想这麽急啊,可是最近那个混蛋经常来找我,问我为什麽搬出
去住,对我毛手毛脚的,我担心他会再对我不轨,师姐你也知道我当初差点被他
侮辱了, 所以我就提前订婚,到时候结婚可以再慢慢準备。」

    说着说着,想到当是差点被那个混蛋侮辱,叶温轶不禁湿润了眼眶,当时幸
好师姐及时出现阻止了那个混蛋,可惜当时苦了师姐,被那个混蛋折腾了一晚上,
虽说师姐早就和那个混蛋做过了,可是一想到师姐被这麽折腾,心里还是不舒服
啊。

    「唉……也只能这样了,你不要总是一口一个混蛋啊,他毕竟和我们从小一
起长大啊,再说师弟也没你说的这麽不堪。而且他当时是理智不受控制了,他现
在已经可以压制了,你对他的恨就不要这麽深了。」

    秦秀情知道自己师弟是个什麽人,但是她也没有办法,师父身体和道行都每
况愈下,只有一个师叔是不够的,现在师弟现在可是全门依靠啊。

    「没我说的不堪?他只会比我说的更加的不堪!他总是占我们三个和霍师叔
的便宜,对我们图谋不轨,我的初吻就是被那个混蛋抢去的。

    我从小就不喜欢他,他现在继承了一切我更讨厌他了。

    他现在好了占有了你和师妹,却还总是觊觎我,只可惜我不是他的对手,否
则我一定让他永远不敢再骚扰我,还有师姐你看现在他本事那麽大还跟我们要钱
花,还要我们养他。」

    「我知道你当初想继承的,可是师父还是给了师弟,我觉得师父做的对,因
为在他手里才能发挥出最大,如今社会发展这麽快,科技这麽发达,有心人要找
到我们 对付我们的话,那时候我们就太危险了。

    现在好了!有师弟在我们不用担心了,不用背负师门的枷锁了,可以想过自
己想过的人生了。」

    「不用背负师门的枷锁?那师父让我们献给师弟,这不就是枷锁吗?这不就
是痛苦吗?师姐这是我们不能摆脱的吗?」

    秦秀情无言以对,不知道怎麽回答,泪水渐渐流出,因为她自己是无法摆脱
的。

    叶温轶看着秦秀情,轻轻的为她抹去了眼泪,笑了起来。

    「师姐,我早就看开了,你也说的对,我现在想过自己想过的人生,普通人
的人生,什麽天师大天师啊都不去想了,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幸福到老,才是最
重要的。」

    秦秀情很高兴师妹可以这麽想,其实叶温轶是失去最少的,她现在是可以选
择自己的幸福的。

    「你能这麽想就最好了,你打算订婚夜把自己交给他?」

    叶温轶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红晕,笑容逐渐变的甜美了起来。「是啊,只能这
样了,只要不是处女了,我想对那个混蛋应该就没什麽用了。再说我也认定登峰
了,我觉得他是我的未来,一定会让我幸福的!」

    秦秀情看师妹此刻洋溢的幸福心里便又跟着高兴了起来,其实她也很希望有
人来爱她给她幸福,希望能和自己相爱的人幸福到老,但是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
得了,因为她不可能摆脱师弟了。
  
                           ———————
    
    朝东区是上京市最繁华的街区,这里有全国有名的金融中心街江南马路,金
厦银行便坐落在这条路上。

    夏长盛是金厦银行上京分行行长,而他正在一个叫Sentiment(情
调)的法国餐厅就餐,此刻他和对面的女人正在品尝最后的甜品。

    「小颖这个周末我们去迪士尼玩吧,我还没去过呢,当然你也可以叫上其他
的朋友一起去。」

    夏长盛一脸殷勤的对着眼前的漂亮女人说道。

    而对面的女人的表情却从惊喜变成了为难。

    「对不起啊 夏行长,这个周末我要回我母亲家,不能改的。」

    「哦!是吗,没关系,看望父母是最重要的,出去玩什麽时候都可以的。」

    夏长盛不知道汪颖说的是真是假,但是既然对方都这麽说了,自己也不好再
说什麽。

    「谢谢你,夏行长。」

    汪颖也很遗憾,她还没去过迪士尼乐园呢。

    「还有我说了很多次了不用叫我夏行长,可以叫我长盛啊,我知道我们还没
有到那一步,不过夏行长这个称呼会使我们感觉遥远的。」

    夏长盛不希望和汪颖有距离感,他追求汪颖已经半年多了,但是还没有什麽
实际上的进展,虽然有挫败感,但夏长盛感觉漂亮的女人难追有矜持是应该的。

    汪颖很犹豫,她不知道应不应该改称呼,如果改了称呼那她侧面认可了眼前
的男人。

    「我考虑一下吧。」

    「好的,小颖,我会给你时间的。」

    夏长盛也知道汪颖什麽时候答应改变称呼就意味着她什麽时候接受了他。

                             ———————

    刘以宣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开始收摊,看来今天就这样了,準备回家了。相比
于美食街的淩晨以后,夜市的其他街的摊贩收摊还算早的。

    玉林夜市的摊子一般都会留在摊位上,会有监控以及巡夜人员看守,非常安
全,当然有些摊贩肯定会把食物 古玩玉器等等有价值的东西带回去的。

    仕林别苑距离玉林夜市不远,在上京属于中等偏上的小区了。刘以宣进入十
号楼十楼中间的门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半了。

    刘以宣洗完澡出来看着两个房间的房门,打算把自己要招惹一位大天师的消
息告诉她们,随后又打消了念头,还是等到周末回老家的时候连同师父一起说吧,
睡觉去喽。

    今天可以说是历史性的一天了,女人金钱是男人的梦想,虽然会招惹大天师,
但还是觉得很值得,再说了我又不怕大天师。

                          ———————

    宿州离上京很近,开车大概需要四五个小时左右,宿州的发展远不如上京,
但好在全国也算小有名气。

    在宿州市中心以西一百多公里左右的一个地方有座叫荥尧小镇,这里北边和
西边是山,而东边有一片森林,而此地的空气和环境都非常好。

    前几年开始全国流行古镇热,各省各市开发建设和修缮了很多古镇古村,荥
尧小镇这几年也被提出开发修缮,但是总是被市长拒绝,最后就没有人提议了,
政府也渐渐不太关注和发展这个地方了。

    如今荥尧小镇的年轻人外出上学打工很少回来,也有一些成年人为了更好的
发展也离开了小镇,再加上政府的不关心人流也变得非常稀少了。

    小镇最北边有一座宅子孤零零的坐落在此,这是全镇最大的房子,宅子周围
没有其他人家,只有一小溪从宅子门前一百米流过,而宅子后方就是一片绵延的
山脉,四周除大门外皆有土堆围绕,从整体来看不是什麽很好的风水,但是让位
天师来看却是一副极好的秘隐阵法。

    宅子做北朝南,门头两侧各挂了两个白纸灯笼,大门左侧灯笼写有“自”字,
而大门右侧灯笼写有“然”字。

    小镇的人很少来宅子附近,他们只知道这栋宅子在这里有几百年了,从祖辈
上流传下来说是不要到北边宅子附近,因为那里非常邪门。

    现在正是晚上从远处看向宅子,却不见宅子一丝光亮,但是走到宅子门口便
看见两只灯笼和宅子里面的亮光,而就在此时自然二字在灯笼上突然剧烈的摇曳
了起来,这是几百年难得一见的啊。

    这时这个三大秘隐阵法之一的魂隐阵,守护了这个宅子几百年时光,如今终
于被人破了。

    宅子里面分为东西两院,中间有一条长廊隔开,虽然是几百年前的建筑而装
潢家具却是百年前的民国时期的风格。

    西院最中间的屋子里,一个女人坐在用竹子编制的摇椅上,而她眼前则站着
一个男人,男人看着也就二十多岁,很是年轻。而女人则是已经进入中年,细看
之下已有老态,用一只眼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女人竟然没有左眼。

    「你真是厉害啊!这麽多年你是第一个找到这里的,不过没有用了,它已经
不在我这了。哈哈!你来晚了!而且是来晚了很长时间了。」

    「是因为没有了它的庇护我才能找到这里啊,找了你们几百年,但却是在最
不需要找到的时候找到了。你没有了它,而致使如今你的道行受损严重啊,而且
生命线也在逐渐流逝啊。」

    第一次见面的两个人就像是多年不见的老友如今难得相见而在此热情寒暄。

    「无所谓了,我已经不在乎了,我自己能感觉到我如今是什麽状况,也知道
以后会怎麽样。

    我以为最先找到我们的是那些自以为是天的人。听说你们这几百年过的很不
好啊,现在就你一个人了吗?」

    「应该还有一个吧。」

    「他还活着,那可不是好消息啊,不过就算他来了我们也不怕了,怕的应该
是你们了。」

    「是啊,我们该怕了。我真的很想见到他,看看他是不是会像传说中的那样。

    自然派第七代掌门为了遏制它的力量从而传给他的女儿,这一传就是近三百
年啊,这三百年自然派一直隐世不出,以至于世人皆知有天命真理而不知有自然
啊。

    说实话,我很佩服你们,三百年不是谁都可以啊。」

    说完这句话后,男子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吐出。

    「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物归原主。」

    中年女人听了,从竹椅上站了起来。

    「它离开你们七百多年了,还是你们的东西吗?不是了!不是了!它已经彻
底属于我们自然了,它现在叫“自然之眼”。」